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谷歌帮”中国造富记

2018-9-13 16:40| 发布者: uxqclm| 查看: 156| 评论: 0

“AI女神”李飞飞告别Google。这个长于四川的”辣妹子“在1993年便跟随父母去往美国新泽西州。2017年初,李飞飞入职Google,成为Google云首席科学家。为推动Google重返中国,去年12月,李飞飞在上海宣布成立谷歌AI中 ...

“AI女神”李飞飞告别Google。

这个长于四川的”辣妹子“在1993年便跟随父母去往美国新泽西州。2017年初,李飞飞入职Google,成为Google云首席科学家。

为推动Google重返中国,去年12月,李飞飞在上海宣布成立谷歌AI中国中心,被称为谷歌与中国的“关键中间人”。

如今,Google重返中国尚未有实质性的大动作,李飞飞却选择离开。Google中国最早起源于宓群和李开复,但也在李开复任内的2009年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尽管Google重返中国之事多次被外界提及,却总是草草收场,一次又一次。

反观历史,曾供职于Google的华人却没有因离开而被遗忘。相反,他们过去几年在中国从事创业或投资,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小米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林斌、小米联合创始人洪锋、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知名VC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兰亭集势董事长郭去疾、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淘宝总裁蒋凡等均是Ex-Googler(前Google员工),我们不妨称他们为“谷歌帮”。

2016年8月,Uber撤离中国,员工却事没有先收到消息。当时Uber旧金山总部还要求中国区所有员工必须安装一款名为「Global Protect」的软件,“可令办公环境更安全”。

收购消息公布那天上午,软件发威,所有员工电脑里的文件,商业合同、工资单、甚至私人照片都全部被销毁。Uber员工们,从网上看到媒体报道才知道自己被“卖”了。直到第二天滴滴总裁柳青来到Uber北京总部演讲,这些中国的Uber员工才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心中五味杂陈,顿觉前程散落,于是各奔东西。滴滴只是买了个“空”Uber......

2010年,Google公司因内容审查问题与中国政府交涉,并最终关闭中国版网页搜索服务。熙攘喧闹,高调退场的Google背后,员工们收获着同样的苦涩和无助。

Google是个工作的好地方,优渥的工作环境能让工程师们全心投入研究。最“爽”的工作体验,也很难让人萌生创业的激情。即使在中国,Ex-Googler们也多半被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搜罗走,选择创业的人很少,闯成功的更是屈指可数。

在Google的工作经历是异常光鲜的事。2008年,周杰离开谷歌创办浪淘金。招人时,亮出“谷歌最年轻华人总监” 的金字招牌,比他讲的一切商业愿景都更有说服力。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家公司也为工程师们戴上了沉重的枷锁。Google的工程师们有一个理念:研发产品的方向,千万不要听用户的需求。因为用户是不知道未来的,只能由你去引领未来。这个理念有助于创新,但可能无助于创业,甚至是一种束缚。

所以,相比于做产品,Ex-Googler更擅长投资,但是到了2018年,两家带有Google血统的公司IPO多少改变了一些状况。

2000年,加入微软两年的李开复,成为了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是比尔盖茨的高层智囊之一。期间的一次机会,李开复到伊利诺大学演讲,事后一位名叫郭去疾的实习生发来邮件反驳他的观点。李开复让秘书送了他一件T恤衫并推荐他去微软面试,在此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系。

那一年,李开复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急需一名中国区研发经理,最终相中了林斌。

1990年,林斌去往美国费城攻读计算机的硕士学位,3年后就拿到了微软的Offer,任职软件开发工程师。加入李开复“麾下”的林斌与张亚勤、沈向洋、张宏江、王坚四人并称“五大门徒”,位列首位。

5年后,李开复宣布辞职微软,站队Google。这样的公然“背叛”,让科技领域的霸主微软难以接受。时任微软CEO鲍尔默气得砸了桌子,以违反非竞争协议为由一纸诉讼将李开复和Google告上了法庭。

当时郭去疾已在斯坦福念完MBA,在Google任产品经理一职。看到老师被铺天盖地的舆论缠身,便通过内部调动到李开复身边做起公关总监,并跟随着一起回国处理官司。

2006年的夏天,在湖南大学外的一家小餐厅内,李开复和林斌约在一起吃饭。林斌题外话说到自己想做用户交互和体验的项目时,李开复很欣喜:“MM(Music & Mobile)最适合你了,你来做吧。”当时李开复正忙于组建团队,早就有拉拢林斌之意。

那年,Google为李开复派来了一个名叫黄峥的技术大牛,林斌也在年底正式加入。

彼时的李开复已是大中华区总裁,但“Google中国第一人”却是另一人——宓群。当谷歌只有19人时曾主动邀请宓群加盟,却遭到了拒绝。2003年,宓群正式加入并开始考察中国市场,两年后代表谷歌面试李开复。

回国的这两年时间里,宓群一直劝说Google创始人在中国“本土化”,组建中国团队,亲近政府,做品牌推广。直到听闻百度上市,Google高层才让宓群面试李开复并着手组建中国团队,但一切为时已晚。

不过幸运的是,在同一时间,宓群成功说服了Google创始人和李彦宏达成了谷歌历史上第一笔投资。在那之前,骄傲的谷歌只完成并购,从不投资。

李开复带着郭去疾回国后,开始大张旗鼓的招聘宣讲。郭去疾常常先飞到一个城市做好准备工作,李开复错开一天再来。每天清早,郭去疾总会兴致冲冲的跟同事讨论“我们今天要飞哪个城市”,“当地有什么特色餐馆”,曾经留学时他还随身带了一本《川菜菜谱》。

虽然两人祖籍都是四川成都,但李开复生在台湾省,念完小学以后就出国留学了。谷歌当时的愿景是:“依赖其中国背景来搞好与中国政府特别是监管机构的关系。”但是从成长经历来看,李开复并无太大优势,甚至可以说是选错了人。

“若不是那天的决定,今天我就不会拥有在计算机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而我很可能只是在美国某个小镇上,做一个既不成功又不快乐的律师。”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李开复总是很自豪地说。

李开复刚上大学时是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法律专业,但是它渐渐的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法律,就在刚上大二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决定:放弃此前一年多在法律系已经修完的学分,转入计算机系学习。

在那个年代,计算机还属于新事物。相对于法律,人们也并不看好计算机科学。从受人尊敬的律师到一个前途不明的“计算机工作者”,很多人都不理解,劝他慎重考虑。

一刀富贵一刀穷,计算机尚且前途未卜,更何况从头学起得考验天赋。李开复是命运的宠儿,很有计算机天赋。就在读博士期间,他开发了一个“非特定人连续语音识别”系统,并在1988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当年最重要的科学奖。

自从邓小平同志在南行时叮嘱了一句“学电脑要从中学生,从娃娃抓起”,国内很多大城市少年宫内的电脑就派上了大用处。宓群和郭去疾两人便是从小在少年宫里学起的计算机。

除此之外,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和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一前一后在上海少年宫学会了敲代码。梁建章初中的时候是上海滩远近闻名的“电脑小诗人”,庄辰超小学毕业时就能用Apple敲出几十个程序。

说到有计算机天赋,还是当属宓群和郭去疾。

光速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宓群,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光速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宓群,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小学五、六年级这两年,郭去疾每天放学回家吃完方便面后总会走半个小时到成都少年宫学电脑。在高中毕业以前,他参加的三十余次竞赛几乎次次获奖,被评为“蓉城十佳未来建设者之星”。李开复后来写过“年轻朋友郭去疾”200多封出国求学信的故事,说的正是郭去疾大学时的事。故事的最后,郭去疾收到了资助出国的教授回信。

不同于郭去疾写信盼复,在高中时就自学完大学计算机课程的宓群虽想出国但家庭条件有限,最终决定要自谋出路。他看中了物理学的李政道奖学金,为了拿奖学金,大学便去了复旦物理系,两年跳级念完物理系大学课程,最终顺利出国。

在普林斯顿念完硕士,等待读博的那个暑假,他心血来潮拨通了Intel的电话,获得了一个暑期实习工的机会。百科对“闪存存储”的解释中,有一句“Intel 提供了一种形式的闪存,它在每个存储单元保存2比特而不是1比特”,这项技术就是宓群在Intel实习期的发明。《纽约时报》将它登在头版头条,称作突破性技术,而这只是宓群持有的十二项技术专利之一。

1999年美国硅谷,一张乒乓桌旁,宓群拒绝了Google创始人的加盟邀请,拿着800万美金的A轮融资自己创业。在创业期间,谷歌创始人多次向他抛出橄榄枝,2003年他终于同意。2005年百度上市前一个月,宓群代表Google面试李开复并投资百度。

没有热闹的欢迎,因为放假,百度摆的办公室空无一人。谷歌的创始人则基于安全考虑,拒绝了百度提供的午餐。当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询问百度的标志是否是一个狗爪子时,李彦宏也当即反驳说:“那是熊爪!”

基于双方的不信任,宓群说服百度的措辞是“认可”,说服Google高层时说是为了收购做铺垫。通过这件事,宓群从此发现了自己另一天赋和爱好——投资。他说服谷歌高层在中国展开投资,并自己担任总监,后又投出了赶集、大众点评、迅雷、天涯。而他对于腾讯和高德的投资意向,被Google总部拒绝了。

这些投资经历为他后来离开谷歌并创建光速中国埋下了伏笔。

李开复带着官司舆论回国,吸引了很多人关注。但是这一年,Google的“关键先生”却是王怀南。

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在读研期间,王怀南和李开复曾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内各自做过一个人机交互的研究项目。当时两人并不认识,李开复用的方法是技术,王怀南用的方法是心理学。

“我喜欢充满战斗和机遇的硝烟味。如今中国的互联网就像是春秋战国时期一样硝烟弥漫,这时候更要全力以赴。”毕业后先后就职于麦肯锡、美国宝洁的王怀男最终看中了互联网,并在2001年成功跳槽到雅虎,担任雅虎高级营销总监。

多数创业者都喜欢硝烟弥漫的“战场”,王怀南外表温文尔雅外表下也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2004年,王怀南获得了全球最高营销奖—EFFIE奖。他对于雅虎的贡献可以简单概括为:通过营销,帮助雅虎搜索成为仅次于Google搜索的第二。

2005年7月25日,王怀南被雅虎本部派回中国,出任雅虎和新浪合资成立的电商公司一拍网CEO。总部告诉他:“做事不需总部意见,直接由你自主决定。”他觉得这是一个大展拳脚、实现抱负的好机会,誓言将在C2C电商领域背水一战。王怀南卖掉了在美国西雅图的房子,带着老婆孩子回了国。

一个月后,阿里巴巴全线收购雅虎中国,马云喊出了做起了“搜索市场第一”的目标。阿里巴巴着手收编雅虎中国的所有资产、人员、包括王怀南。百度、雅虎、Google三分天下的局面被打破,率先出局的偏偏正是雅虎。很快雅虎市场份额跌至冰点,吃下几乎所有好处的是百度。

来到雅虎中国,本想大展拳脚的王怀南沦为戏台上最尴尬的一角。

并购案当晚,雅虎总部打来电话让他回美国。正愁怨气难消的王怀南在电话中怒气冲冲地回答说:“回家?房子都卖了,还回什么家!”

雅虎中国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初,整合极度困难,矛盾重重。领导团队一换再换,过程反反复复。一位曾在雅虎任职的高级员工曾这样形容当时的情景,“极度混乱又极度自由,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的领导是谁”。就像Uber中国最高负责人柳甄不接受滴滴收编一样,王怀南也拒绝了马云的挽留。

这时,善于挖人墙角的Google向他抛来了橄榄枝:“来吧,担任亚洲区的首席营销官” 。没变的是在谷歌中国,李开复干的还是技术活,而王怀南做的还是市场活。

当时为了尽早实现中国市场“本土化”,所有人绞尽脑汁想着Google的汉字翻译。“借宿”Google的王怀南加入了起名队伍。王怀南捡起地上将现有的纸片拼来拼去,“谷歌”的组合跃然纸上,谐音相似又寓意“丰收之歌”。可惜随着Google在中国市场的败退,这丰收之歌也流产了。

2006年底,王怀南告别谷歌,他在谷歌任职时间很短,短到最大的贡献就是造出了“谷歌”这个新词。因为起名,王怀南被称作“谷歌之父”,但是谷歌没有带给年至40的他归属感。反倒是和老朋友邵亦波家庭聚会时交流育儿经,给了他创业的灵感。

当时国内的80后年轻妈妈缺少育儿经验,通过网络获取知识杂乱并且错误太多,王怀南甚至一口气写了12个创业项目。老朋友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当时快要和张颖组建经纬创投中国团队,他很激动地问王怀南:“什么最热血沸腾?”“当然是为年轻父母搭建交流平台。”两人一拍即合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那就是它了!”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创业方向。

邵亦波、孙至俊和王怀男“三个男人一台戏”,一家名叫“宝宝树”的公司在一个油烟笼罩的厨房里中正式成立。第二年的妇女节,宝宝树网站正式上线。王怀南从此有了另一个温柔而又不失霸气昵称——“妈妈教主”。

Google的工程师们主张千万别听用户想要什么产品,因为他们不懂未来。“假”Ex-Googler王怀南创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动亲朋好友找来了近百位妈妈,问她们需要什么。答案是知识、交流、记录、购物,这四大需求的定位帮助宝宝树一点点坐上了母婴市场的王座。

过去几年间,在创投市场声名显赫的资本大鳄红杉中国、今日资本、经纬中国、晨兴创投等将大钱砸向辣妈生意。作为国内最“不喜欢钱”又最能掏空女士们钱包的男人,“辣妈”群体是马云绝不愿意错过的。过去3年,宝宝树净亏损超过20亿元。

谁家的孩子都是宝。可以预见的是,即使资本涌入,母婴市场也绝不会陷入像外卖和共享单车一样的混乱。在宝宝树创办的十多年时间里,一直低调发展积累的的是“妈妈们”沉甸甸的信任。在这个领域,信任更显得难得、珍贵。道阻且长,且行且珍惜。

二十多年前,怀揣着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刚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王怀南来到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社会学硕士。参照最近大火的刘强东,哥伦比亚和社会学这两个标签,可能是跟电商平台有不解之缘。

“2005年后归国的,占了大部分,这一年是海外人才大量回国的起点。”郭去疾在生日宴会上说到。在场的徐小平也陷入回忆:“在红酒、伏特加、香槟里,我感觉到历史长河溅起一朵浪花的一瞬间,值得纪念。”

郭去疾,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兰亭集势董事长郭去疾,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跟随李开复回到中国后,郭去疾发现很多在国外可以买到的性价比很高的国货,但是在国内却根本买不到。这才得知很多企业只是为外国做OEM代工,所有权不属于中国企业。时值2008经济寒潮,倒逼着传统做外贸的代工厂转型,而这将是一个机会。

年底,郭去疾辞去Google中国首席战略官的职位,正式加入兰亭集势担任董事长兼CEO,而此前这家公司只是刘骏创办的一家小网站。

刚开始,兰亭集势很多商品的产地都在低矮脏乱的作坊,伴随着大功率电风扇轰隆轰隆响。

郭去疾经常去这些地方,跟各种人打交道。由于父母是成都铁路医院的医务人员,从小就见惯了火车站的三教九流。所以他早练就了一种本领:“既可以在高端酒会上穿燕尾服讲英文、喝香槟,也可以在路边摊跟华强北的供应商喝啤酒、吃烧烤。”

这是很多Ex-Googler所不具备的品质。

谷歌的离职员工们时常组织聚会,他们经常聚会的目的除了团结、联络感情、分享信息和技术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想获得创业知识和能力。刘骏也是谷歌的前员工,常和李开复、郭去疾、林斌等几人喝咖啡,但很少参加酒会。

据传,Ex-Googler举行聚会的频率保持着每季度一次,组织者正是宓群,而买单最多的是宓群和李开复。

宓群和郭去疾是同一年年底离开谷歌,此前因为Google高层的束缚而错过了对腾讯和高德地图的投资,后来到了美国光速创投。三年后,宓群开拓中国市场,创办了光速中国,决策和运营完全独立。2017年底,8天内上市3家公司,宓群是最能同时为创业者提供战略规划和技术指导的投资人。

就在这两人离职的下一年,美国安全局传出Google所受攻击来自山东蓝翔的情报,堪称年度最佳闹剧。李开复适时离开谷歌,带着老部下汪华、王晔和王肇辉在中关村鼎好大厦创办了创新工场,“办事不利、临阵脱逃”的质疑紧随而至。

曾经在比尔盖茨面前紧张到说不出来话的李开复,在“背叛”微软闪现加入谷歌后,谈及加盟Google的根本原因时说了句:“思念故土,思念中国的青年。这些年,我写过4封信、很多文章,过段时间还要出一本书,这些都是为了中国的青年。”

初入谷歌时,李开复显得很兴奋“在谷歌这个富有创意的团队里,我看到了创意的价值、年轻的力量,20个人花了6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全新的技术,这是一个奇迹,我为我的选择感到自豪。”然而,他还是倒在了“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必败”的魔咒之下。2010年,Google宣布撤离中国。

谷歌“大厦”轰然倾塌,李开复全身而退安然无恙,甚至可以说大有收获。

他离职时带走的前Google公关经理崔瑾,在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创新工场市场总监后,创建了豌豆荚。谷歌双雄之一的蒋凡,加盟创新工场,创立“友盟”。这是创新工场迄今最成功的投资之二。

时至今日,创新工场一直战力不强、倒是李开复化身青年导师,讲述着他曾在苹果、微软、谷歌收获的成功哲学。至于在自传中将助教身份描写成副教授,有模有样得“伪造”了和奥巴马同班念书的经历等事件。

风风火火,毁誉参半。

今年开年第一周,在淘宝打假宣传上,拼多多被阿里巴巴“点了名”。

阿里巴巴自称淘宝平台上的制售假货商家正在向“微商”和“拼多多”转移,拼多多被淘宝网官方标记为重点关注的竞品。随着平台竞争彻底公开,两人刀兵相向,站在背后的正是被称为“谷歌双雄”的黄峥和蒋凡。

2007年前,被Google派去协助李开复的黄峥常常在美国和中国两地之间来回奔波。步步高、OPPO和vivo幕后老板段永平曾经指导黄峥在谷歌“呆三年”的时间已到,便带着他和巴菲特共进午餐。不久后,黄铮离开谷歌,专心留在国内,开始了创业之旅,此时正是蒋凡在谷歌的第二个年头。

黄峥注定不会在谷歌待很久,从一开始就只是把谷歌当作人生旅途中的一个充电桩。离开谷歌的黄峥南下投奔恩师段永平,接收到步步高的一块电商业务,成立了自营电商欧酷网。但是很快黄峥发现欧酷网已经很难战胜京东了,于是转手将欧酷卖给了另一位谷歌“老学长”——郭去疾。在这次交易中,Ex-Googler聚会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早在读大学时,黄峥就一路高举学霸光环。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进修完计算机科学时,结识了“落魄”的丁磊,在丁磊的引荐下与恩师段永平结缘,段永平更是对黄峥关怀备至,在黄峥课外教他一些投资的事情。

蒋凡没有黄峥的“奇遇”,不爱说话,既不是MBA也不是技术大牛,却肯埋头苦干。加入谷歌后,复旦大学本科生的蒋凡虽毫不起眼,但是一路却参与了谷歌地图、搜索和内容广告的研发。

随着谷歌在中国市场的败退,2010年蒋凡从谷歌中国辞职创业,追随老领导李开复,加盟创新工厂,创立“友盟”。

蒋凡曾这样说:“我刚从谷歌出来,创业其实还是缺乏很多东西。创新工场刚好可以弥补我去创业所需要的一些东西。借助创新工场李开复的这个品牌,也可以吸引很多的人才。”

创新工场给了蒋凡想要的东西,但他依旧“心有猛虎”,在做友盟期间跟各种开发者保持着频繁接触,全面认知了移动产品发展和技术演变过程。

2013年11月,阿里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友盟,蒋凡从创业者一下变成阿里的员工,一时无所适从。他感觉阿里也不是自己的主战场,只想待一段时间就走。这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找上门来,他就是花名“逍遥子”的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

张勇看中了蒋凡的帅才,顿觉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想要挽留。两人简单的喝了次茶,张勇问了一个问题:“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蒋凡被打动了,最终决定留了下来。阿里也给了蒋凡很高的待遇,跳过了入职前的培训、起花名等流程,直接走马上任,主导改造手机淘宝。

阿里很少做亏本生意,以九牛一毛的8000万美元不光买到了友盟手中的大量应用数据,完善了自己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布局,还“拐”来了一位淘宝掌门。

两年后,手机淘宝日活用户数达到1.1亿人,成为全球少有的亿级APP之一。这一年黄峥也开始自己的第四次创业,推出生鲜电商“拼好货”,同时投资第三次创业的寻梦游戏内部孵化的平台电商“拼多多”。

2016年9月,“拼好货”和“拼多多”合并,并在一年后,将“砍价”根植到10亿微信用户。另一边,在手机淘宝改造中功勋卓著的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

面对拼多多的异军突起,没有防备的阿里和京东被打得措手不及。

马云曾说腾讯用微信钱包对支付宝搞了一次“珍珠港事件”,如今拼多多剑指淘宝,腾讯故技重施。在这个过程中,黄峥在谷歌的前同事宓群创办的光速中国也参与了对拼多多的投资。

“精神洁癖”的大强子频繁冷嘲热讽:“当一种商品在一定程度上便宜,但对消费者来说却没有任何好处,这是浪费钱而不是节约钱。”一个好事的网友在头条上这么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你出人头地了,你可能也在用拼多多”。

这种心情倒也不难理解。京东20年浴血厮杀,靠着占据城市中心的战略才伺候好中产消费者,而拼多多短短三年时间里就俘获了底层人民的“芳心”。

其实拼多多标榜的竞争对手并不是京东而是淘宝。“逍遥子”张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曾表示:“我们不可能再走回到三块九卖一双日抛型的鞋,还包邮。” 而拼多多的很多商品追求的是价格比淘宝更低,而且还包邮。

今年3月,善于打太极的马云在蒋凡的陪同下考察了即将上线的“淘宝特价版”,随后支付宝首也推出了“拼团”功能。与拼多多类似,支付宝的拼团窗口是与淘宝合作推出,商品全都来自十多个品类的淘宝店家。但拼多多很快再次降价,甚至“再打五折”。

京东尾随其后,和淘宝站在了同一阵营怼拼多多,上线了一款名为“京东拼购”的小程序。这款程序基于京东商家,也走的拼购和社交的路子,刺激用户分享裂变。为商家低成本引流,主打“低价不低质”。

《末代皇帝》中陈道明说过:“山上的人,不要瞧不起山下的人,因为终有一天他们会上山取代你。正在上山的人,也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因为他风光时你还在山下。”

黄峥和蒋凡无疑都是在努力“登山”的人,作为电商平台,“廉价”和“假货”的标签迟早是得撕掉的。蒋凡甚至还要“感谢”黄峥,淘宝这么多年投入巨大人力和资源打假,还是摆脱不了“肮脏的出生”。直到拼多多崛起,淘宝售假问题好像突然消失了,舆论调转枪口,一齐指向拼多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2001-2015 9秒社团

合作伙伴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15 ZHONGQINGLONGTU NETWORK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ICP备11023195号-4
北京中清龙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