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维基百科创始人:最了不起的事情,并不是做个千亿公司

2018-1-30 10:14| 发布者: Cissy| 查看: 3502| 评论: 0

  在 Jimmy Wales 的身后,舞台大屏幕上显示的文字仍是「维基百科联合创始人」。  这是 Wales 曾经多次抱怨,并向维基百科(wikipedia)编辑团队申诉的一个「问题」——他确信,没有「联合」,他就是这个知识理 ...

  在 Jimmy Wales 的身后,舞台大屏幕上显示的文字仍是「维基百科联合创始人」。

  这是 Wales 曾经多次抱怨,并向维基百科(wikipedia)编辑团队申诉的一个「问题」——他确信,没有「联合」,他就是这个知识理想国的唯一创始人。然而,不但这样的申诉却至今仍未被采纳,甚至在他自己的维基词条之下,还多出了关于这次申诉风波和其他当事人回应声音的单独目录。

  Wales 无可奈何,只能接受。这正是维基百科的光芒所在——人人参与、信息包容、观点平衡,「自由的百科全书」。正如 Wales 自己所说,这个「越是落后、闭塞的地区,越是需要」的知识共合体,已经普惠世界长达十七年。

  在维基百科即将成年的时候,Wales 却开辟了一块新的战场。他建立一个名为 wikitribune 的新闻类网站,通过类似与维基百科的协同编辑技术,意在对抗如今横行于社交网络和大型信息分发平台的虚假新闻和误导信息。尽管缀以 .com 的域名,但这目前仍是一个非营利性网站,依靠读者捐助来维持微小精致的编辑团队。

  类似于 blog 的模式,作者可以将自己的新闻作品自由发布在 wikitribune 之上,然后通过权力优先级最高的专业编辑修改校对,并持续地引入人人可以参与的「评论」已进行持续修正——所有的评论只能限于实施层面的添加和删改,而不包含观点和文法。

  在全世界的新闻学院都将客观性(objectivity)从新闻价值要素中剔除的今天,Wales 的行为近乎顽固执拗。

  「你这是在和所有的新闻学院宣战啊?」

  「哈哈,是的!」Wales 毫不遮掩地笑了出来。

  他一直在警惕着广告模式、点击率导向,痛恨虚假新闻的社交化传播和为搏眼球的观点误导;甚至,同中国信息消费市场中那些热衷于「重构知识」的互联网人不同,他「老派」地坚持着知识和新闻的本源定义。

  也许,那些他不屑一顾又忧心忡忡的网络信息新形态,或多或少都来自于被维基百科所解放出来的信息消费时间;Wales 正要开始他新的信息革命,以消除这些同是自己发动的上一轮信息革命所带来的负面余波。 


  以下为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与 Jimmy Wales 的台上对谈内容(经极客公园编辑):

  张鹏:非常棒,你讲得非常快,真的是惊人。我们屏幕上有个 AI 的翻译,我们可以看到,AI 翻译得确实不错,机器人才能够理解你这么快的语速,只能机器能做。

  我的第一个问题,来自于一个极客公园的朋友,洪波(Keso)先生。他希望我问一下,为什么维基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它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价值更高的公司。

  Jimmy Wales:其实我很多朋友也问我同样的问题,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是在 IT 泡沫以后出现的,我们当时没有太多业务模式的想法,只是想做成这件事情,希望做一个大家都需要的产品,后来就碰到了泡沫,也就没有钱了。

  当然,我们有一些志愿者,他们觉得应该以非盈利的模式来继续我们的一些事情。我们确实是一个非盈利的机构,我们确实希望有一些高质量的产品给所有的人。在商业这块的考虑,我们做得并不多,我们的一些读者会有一些捐款,这是我们的一些业务继续的来源。我觉得这样的模式确实是可以跑得起来的。

  张鹏:你个人是非常反对广告的是吗?

  Jimmy Wales:对,演讲的时候,我会讲广告的业务模式,我会说这是现在的维基,而这是有广告的维基,我们可以看到在网站上有很多无关的广告会插入进来。这是我们希望去避免的现象。从我们关注的点上来说,大家对什么感兴趣就看我们什么内容,这是非常关键的。

  张鹏:维基百科已经诞生 17 年了,您觉得互联网信息革命,给我们社会带来的最重要影响是什么?

  Jimmy Wales:40 年前,如果大家打开无线电,里面可能会在说阿塞拜疆有地震,你说阿塞拜疆在哪里,想查一查;过去要查得去图书馆查,但是很多人因为时间的考虑、距离的考虑就不去查了。

  现在大家可以非常方便地在网络上查这个信息,大家可以了解到它在哪里,那边的生活怎么样、经济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带来的变化;大家也可以从务实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比如说你是一个搞科技的人,结果有人讲到了新技术,这是个新技术我要了解一下,就可以在维基上找到很多相关信息。

  张鹏:维基百科让大家都能获得知识和信息,而且是通过公正的获得信息的渠道,这是一场知识革命,17 年已经过去了,我相信这个革命还在进行之中,知识变得非常碎片化。那么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应该重新去定义知识本身?

  Jimmy Wales:我觉得从一些程度上来讲,我对知识的一些看法是非常老派的。就是知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永远都是一样的定义。当然,怎么获得信息、了解信息则会有不一样的方式。Quora 我经常用,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但是它和维基不一样。维基是说,如果大家希望对于某一个话题、某一个历史事件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观点,当有三四个不同的说法时,维基百科会在里面把所有的东西都整合在一起给大家,比如对于某一场战争,说这是一种观点,这是另外一种观点,在一个地方提供给你;而使用 Quora 的时候则是去找一些经验、找一些观念方面的信息。这些信息都是非常重要,只是信息种类不同。

  像 twitter 也是信息的来源,当然 twitter 只是一些非常快的信息来源,而且它的噪音可能是比较高的。所以有各种不同的信息来源都非常重要。

  同时,我们也必须要知道质量问题。我觉得大家应该获得有质量的信息,这其实是假新闻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很多假新闻来源于社交分享,有的时候大家会分享,比如说刚才的这个例子(中国雾霾),到底是谁把照片进行了千次万次的分享?我觉得做这样分享的一些人其实不太负责,他们分享给朋友以后,别的朋友又分享,结果导致假新闻不断地传播,而且也没有被及时的发现。我们会发现有一些调查中指出,在过去的两年中,很多人对社交媒体上的分享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信任了,大家之前都说人是值得信赖的,因为这是朋友分享的信息;而现在则都说,我的朋友并没有那么好的判断力,有的时候信息也不一定是真的。

  张鹏:我们是不是应该这么讲,其实知识也是信息的一种形式,但知识更加准确,不会产生任何歧义。

  人们现在都已经通过网络相互连接了,所以我们所有人都希望成为某一种观点的专家或者是某一类经验的专家,这会让人们感到开心,他们可以为所有人带来附加值,所以这还是好的对吗?

  Jimmy Wales:当然,我认为互联网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在互联网上进行公开的对话,是非常强有力的,哪怕是有一些虚假的新闻,但这仍然只是一个小的问题,我们终会克服这些问题。我们看到了很多有序的变化,比如 Facebook 在改变自己的策略,谷歌也对于信息的质量非常重视,所以他们在重新的思考互联网上的噪音,考虑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很长时间以来,比如说像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信息质量的问题就是 Facebook 质量的问题。我们不希望一登陆 Facebook,看到的就都是假新闻,这样的话人们就不感兴趣了,长远来说整个公司就会崩溃。

  张鹏:在维基百科诞生的时候,整个社会是处于信息极度短缺的阶段;但是现在我们有点信息过载了,你觉得这是问题吗?信息过载是不是已经超越了我们可以忍耐的极限?

  Jimmy Wales:对我而言,比较有趣的事情是我们需要考虑维基百科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尤其是在贫穷国家和富裕国家所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比如中国人,美国人、欧洲人,我们有很多过量的信息,已经爆棚了。而维基百科是非常精确的,我可以告诉你事实是什么样子,比如说希特勒、你去 google 他的名字可以得到几百万条结果,而当你找到维基百科的链接,就可以打开希特勒词条,他就是这样,非常地直观。

  又比如,在非洲某处的一个小语种地区,如果你只说祖鲁语,英语却不是很好,那么你能得到的信息就非常有限,不是很多的语言都可以翻译成祖鲁语,也没有很多祖鲁语的新闻或者是报纸,而且很多的知识也没有被翻译成祖鲁语。

  所以说在维基百科里,我们的重要性并不是减少我们的信息过载,而是把我们其他的语言翻译成祖鲁语,这对于某些贫穷的社会是很重要的。

  张鹏:但是对于多数人而言,信息过载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人们希望可以躲避。你觉得现在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来让那些造成信息过载的平台站出来解决这个问题?

  Jimmy Wales:我确实也是这认为的,但我觉得对于某些平台是很难做到,因为我们很多的平台的商业模式就是要保证点击量

  但是这对于消费者而言,则是一个质量问题。如果消费者觉得我每次上推特总是看到人们在相互吵,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如果说每次上推特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想法,我就会觉得很开心,而且不是表面的开心。你不会说仅仅是点开连接,看到人们在说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觉得你是在浪费时间。

  当然,想要改变这个情况是非常难的,我还是比较同情 Facebook 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历史,当时我们没有很多的虚假信息,没有媒体的问题,没有特朗普当选背后的这种丑闻。大家会担心,Facebook 会不会控制我们的世界观,但是 Facebook 并不想控制我们的世界,我们想跟 Facebook 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但很难。

  张鹏:另一个极客公园的朋友,冯大辉,他想问如何来打击虚假新闻以及误导性信息?

  Jimmy Wales:真正的虚假新闻,对于维基是造不成影响的,我们有很多人,他们每一天都会写很多的维基百科内容,他们一般是比较有学识的,他们知道信息的质量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有个叫《丹弗卫报》(Denver Guardia)的虚假新闻网站。看到这个名字,我们可能会想到丹佛,美国的大城市,一看「卫报」,又很像是新闻的名称,人们就会进入这个网站,接收了很多虚假新闻;而很多在维基里面的人,他们就会觉得《丹佛卫报》这个名字我从未听说过,他们就会上 google 搜一下,就知道这是一个虚假新闻的网站,就不会把它用作我们的信息来源。

  所以我认为人类比算法要强,是因为我们要进行很多比较信息的研究,比如说有新闻说:「教皇支持特朗普」。我们就会考虑,会去上网一查,就会发现教皇怎么会支持特朗普,很奇怪。

  所以,这种决定并不是由算法做到的,而是人的经验,我们在 twitter 或者是 Facebook 上分享信息所获得的经验。

  大部分的误导信息以及虚假报道,都是由大平台所发布出来的

  张鹏:这些大平台是不是应该做什么呢?

  Jimmy Wales:是的,我们应当更加小心、更加谨慎,尤其是我们要求他们去做出任何改变,或者是修复问题的时候。比如说 Google 投入了很多钱,进行新闻创新,以应对不同的问题。我认为这既是一个社会责任,也是一个商业责任,更是一个对消费者服务质量负责的问题。

  但是现在我们的信息传播太快了,有的时候我们会在其中获得一些真相,有时候我们也需要适应这种虚假新闻,以及误导信息所造成的影响。可能对于这些平台而言,他们需要打破过去的系统和体系,但是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新的系统和平台,没有找到一个新的平衡。

  张鹏:但有时候有的东西并不是黑白分明的,很多时候一些误导性信息是基于事实而来,很难区分。每次去干预的时候,可能会有另外的错误产生,你是怎么来处置这样的一些问题的?

  Jimmy Wales:我觉得还是需要有一些比较有经验的、有好的想法的,而且愿意开放性听取别人意见的一些人,去做一些综合和妥协

  我们的社会里,应该有这样的机制,让大家做出探讨是重要的。一些大平台在这块并没有做起来,比如说 twitter,大家是把想说的放在上面说,但是并没有一个平衡的机制,这些东西大家还是要谨慎一点。

  另外一个角度上看,也不应该是推特决定什么东西是对、什么东西是错,所以我不知道大家应该怎么做,暂时没有解决方案,但是在维基,我们希望至少做到平衡。

  张鹏:对于这样的信息革命,你的态度是乐观还是悲观?

  Jimmy Wales:我是比较乐观的人,但是有的时候我也是悲哀性的乐观,有很多东西我是比较担忧的。有些东西我觉得没问题,在新闻质量、信息质量这块我是乐观的,因为我确实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钱买新闻,真正的一些假新闻的问题、垃圾邮件的问题,基本上已经通过我们的算法或者是一些比较有效的安全机制正在解决。

  以前的一些业务模式的问题,现在有了新的尝试,比如说付费机制的产生——多付一些,立刻得到非常高质量的信息;或者是少付一些,就要靠不停地点击获得消息。我觉得大家已经意识到,付点钱拿到高质量的信息,还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

  张鹏:讲讲 Wikitribune 吧,我们知道你在这块花了非常多的时间,这个项目到底要做成什么?

  Jimmy Wales:对于 Wikitribune, 五年前我就已经开始思考域名问题。我们知道,其实一些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是非常重要的,新闻的成本结构的确昂贵,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些创新。从成本这块来讲,应该让高质量的社区参与进来,帮助完成其中的一些工作,有一些东西不需要让我们付费请专家来做,社区本身就愿意做。

  另外,我们的读者可以用一些众筹的方式筹款,请新闻专业人士来做一些必须专家来做的事情。这样的平台,总体来说还是希望没有广告的,希望是读者付费。大家给我们付费的话,我们就必须提供另大家感兴趣的信息。我们也是慢慢在学习、了解我们的读者,这个项目非常有意思。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 2001-2015 9秒社团

合作伙伴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15 ZHONGQINGLONGTU NETWORK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ICP备11023195号-4
北京中清龙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