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黑客袁哥:以己之矛,守卫网络安全

2017-11-9 10:49| 发布者: Cissy| 查看: 232| 评论: 0

 “ 有个黑客跟我说,黑产给他的一项技术开了一千万。袁哥,黑产来找过你吗?给你开过最高的价是多少?”雷锋网问。  “肯定有找,国内的黑产,甚至国外的 APT 组织都有人找来。实际上我做这些事儿比较早,对于这 ...

 “ 有个黑客跟我说,黑产给他的一项技术开了一千万。袁哥,黑产来找过你吗?给你开过最高的价是多少?”雷锋网问。

  “肯定有找,国内的黑产,甚至国外的 APT 组织都有人找来。实际上我做这些事儿比较早,对于这些能应用来做什么比较清楚,虽然我都有,但他们问过来时,我都说没有。”袁哥(袁仁广)说。

  他根本没给黑产开口说价的机会。

  袁哥说,人们只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做黑产、干坏事风险太高,时刻被人盯着,实在划不来。

【袁哥,真名“袁仁广”,现任腾讯湛泸实验室负责人】

  

  在微软找到袁哥前,他们没为外界申报的系统漏洞付过一分钱。

  2009 年,袁哥找到攻破 DEP 保护的方法,微软表示,35 万美元买下,只要知情权,同时可以卖给别人,但短期内不能公布。

  袁哥没同意,因为这不仅是钱的问题。

  1998 年,袁哥写了两篇技术文章,点明了 DVE 技术的关键点——解释执行和计算机汇编代码无本质区别,漏洞可以扩充脚本指令集。这个一般脚本环境已经天然得到任意代码执行权限,并且和目前各种利用缓解措施不在同一个维度空间,根本无任何对抗可言。

  因为这种对抗在计算机内混淆了“现实”和“虚拟”的边界,黑客攻击和守方防御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内。

  袁哥把文章贴到论坛时,圈子里几乎没有泛起任何涟漪,在很多人看来,不提具体的利用与攻击方法,楼主有偷换概念,哗众取宠之嫌。

  可事实证明,袁哥的确扔下了一记惊雷,只不过响得晚了一些。

  利用缓冲区漏洞进行攻击是主流的攻击手段。利用缓冲区溢出可导致程序运行失败、系统宕机、重新启动,更严重的是,可以利用它取得系统特权,执行各种非法操作。

  但到 2004 年,微软、英特尔和各芯片厂商联合推出了解决缓冲区溢出的 DEP 数据执行保护,如果发现数据在数据区里作为代码执行,芯片就可以检测出来,操作系统便能立即发现有人进行了缓冲区溢出攻击,并停止运行程序,报告给守方。2009 年,微软 Win7 正式版发布,DEP 联合 ASLR 等比较完善的保护措施也作为默认配置启动。

  此举一经推出,黑客圈哀鸿遍野,“转行论”甚嚣尘上。

  可袁哥意识到,自己 98 年文章中提到的 DVE 其实是对付 DEP+ASLR+CFG 的绝佳思路。

  芯片执行的代码就类似现实社会,其实里面可能跑了很多虚拟机,就像虚拟社会,这两个区域没有被完全区分开来,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有重叠。

  但是,如果不严格区分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让攻击代码是在虚拟区执行,而不是在芯片级别,那么“现实社会”就检测不到在芯片上的代码攻击。在“虚拟社会”里,这些代码依然可以操控真实机器的数据,从而在“现实”和“虚拟”之间,将界限模糊,控制真实计算机的执行。

  2009 年,想出这个方法后,袁哥在浏览器上做了一套漏洞利用方法,并将这套 DVE 数据虚拟执行的工具方法称为“上帝之手”:没有它攻不破的系统。

  Win7 刚推出来后,这套工具就能在最新的浏览器上开展攻击。不仅如此,原来推出新版本就要重新开发一套漏洞利用方法的老规矩也被打破,这套工具通用性极强,对付新出来的 Win10 及 IE11,不用修改,一样能攻击成功。

  这双上帝之手让冷傲的巨头低下了头:你要是不满意,下一年我们再申请更多预算。

  袁哥产生了拆分 safemode 作价 10 万美元卖的想法,先保留一些技术,又让微软认识到 DVE 的强大。但是,微软真的能因此认识到 DVE 的巨大价值吗?

  最后要是讨价还价,袁哥觉得这种场面太难看了,他要的只是“证明价值”而已。

  2013 年,TK 向微软提交了一种与拆分出来的工具相似的利用方法,微软发出了 10 万美元的最高奖励。袁哥认为,微软终于意识到 DVE 的价值。不过他依然觉得,“那个东西”的价位远远不止 10 万美元。

  “确实是一个价值很高的东西,就不想把它以那个价格弄出去。再一个,从黑客原力的角度出发,也想有一些**锏,本身我就不太看中奖金,不拿这个东西挣钱。”袁哥说。

  2014 年,袁哥在互联网上公布了 DVE 的技术细节。

  

  袁哥对“原力”有执念。

  他曾在微博上说——“黑客有几种层面,第一种是挑战、突破、控制,控制真正的网路,我还是最喜欢这种最真实的最原力的黑客,如黑客帝国里表达的一样,通过一根电话线就可以在网络里自由穿梭……”

【袁哥最爱的电影《黑客帝国》中有“电话线”的场景】

  这与以破坏为目的的炫技完全不同。

  2007 年 1 月,袁哥一朋友找到他,一种强大的病毒感染了机场的货运网络,货进不了,也出不了。原来,这就是著名的“熊猫烧香”病毒。

  袁哥觉得,其实“熊猫烧香”的技巧很拙劣,作者李俊还在里面留下了致命的错误——自己的个人信息。但没什么技巧的“熊猫烧香”影响却很大,大到事发时让北京某机场的整个货运网路瘫掉。

  “实际漏洞更严重、蠕虫传播更广泛,也比今年 5 月的‘想哭’病毒可怕多了,但因为‘想哭’加了破坏措施。原来好多写病毒的人,都抱着一种炫技的想法。”袁哥说。

  袁哥不赞同“炫技”,黑客精神是要人在计算机系统里突破挑战和限制,现实中进不去的地方要能通过网络要进去,并不是让别人的电脑用不了,技术好的人往往明白这个道理。

  他在微博上写道:“一人之力十几年前独立打造了类似 NSA 被泄漏的平台‘潜入者’,并且很多方面现在都比这平台领先。这个平台可以在隔离的军网、全世界的各大武器制造商、海陆空天潜系统、全球大公司里面自由穿梭。还有网络战的试验品等,现在大家都知道针对伊朗核设施的震网病毒是网络战产品,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就有精巧的网络战试验品,可是没人真能明白这些。”

  第一次微软围堵措施出来后,就有“黑客不行了、漏洞没有了”的论调出来。

  袁哥觉得,漏洞并没有减少。发现一个漏洞,还要想到如何利用它。就算对方把利用的路堵上,或者虽然没有完全堵上,堵掉了大路,但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些技术高的人分析得更透彻,对系统了解更多,依然有路可走。

  在安全这座金字塔上,就算把原来普通大众都能攻击的下面堵了,塔尖的人却可能还能攻击。

  袁哥站在塔尖说,不可能有人永远处于上风。

  在他的经验里,安全对抗是一种螺旋式上升,很难说哪一方领先。但正是不能用同一套方案解决所有的安全问题,黑客才不会失业。正因为永远不知谁先到达终点,安全行业才能形成产业链。

  

  顶尖黑客平常都聊什么?雷锋网问。

  袁哥说:“八卦、热点、新闻,跟平常人没什么不一样。”

  不过,袁哥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提到,最近他和 TK 看到一则银行劫犯被捕的新闻,讨论了一下抢银行的投入产出比,“其实抢银行根本抢不了多少现金,你抢的钱还有号码标记,不能马上花,如果放着,这个钱就是贬值的。你还要冒着犯重罪的风险,时刻被通缉。”

  他们最后得出结论,抢银行收益风险比极低。

  事实上,中国史上的最大银行劫案被劫 1500 万元,追回 1123 万元,六个主犯被判死刑。最后一名案犯逃了 21 年,然后被捕。

  “假如从网上抢呢?去年有黑客破掉了 SWIFT 系统,从孟加拉国央行偷走了 8100 万美元。”雷锋网问。“你只看到他挣钱,没看到背后的风险,这被多少人盯着。我讲课、教人知识也能挣,睡觉比较安稳。”他说。

  袁哥经常将黑客比作网络军火商,并认为——在国家利益面前,如果没有情报和网络军火武器,一个国家将不堪一击。作为顶尖黑客,他手持赛博世界最厉害的武器,可以攻入每一个角落,但他最终选择,“以己之矛,守卫网络安全。”

  这种选择倒不奇怪。毕竟,在现实世界里,没有人开着轰炸机和坦克去抢银行。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 2001-2015 9秒社团

合作伙伴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15 ZHONGQINGLONGTU NETWORK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ICP备11023195号-4
北京中清龙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